定位首款弹幕K歌软件 阿里鲸鸣未来究竟能够走多远?
2020-03-04 17:34:19
  • 0
  • 0
  • 0

在春节期间,K歌软件的活跃度迅猛提升,让不少开发者都激动不已。这不,正逐步加大创新产品研发的阿里巴巴,也在近期推出了k歌产品"鲸鸣",主打语音弹幕。

从目前的公开资料来看,鲸鸣号称是国内首款将语音弹幕应用在K歌App的产品,也属于近期音乐产品创新中一款不容忽视的产品。在互联网音乐版权大战告一段落之后,越来越多的音乐新产品开始涌现,其中不乏"唱鸭"、"音遇"这类深受年轻用户认可的产品。

继"唱鸭"和"音遇"之后,"鲸鸣"又是一款差异化K歌社交APP。相对于"全民K歌"、"唱吧"这样的传统K歌头部应用来说,目前"鲸鸣"这样的后来者做出差异化以求存活是一种明智之举。

未来,在越来越多创新的音乐产品出现后,音乐市场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呢?走差异化社交的"鲸鸣"APP究竟又能走多远?

鲸鸣以音乐+视频的模式 开启音乐垂直细分领域的新尝试

语音弹幕K歌产品"鲸鸣"发布国内首份语音弹幕报告称:在鲸鸣App中使用语音弹幕功能的用户超六成为 95 后。获取年轻人的喜爱,懂得年轻人的需求,是"鲸鸣"的产品逻辑和运营策略。

碎片化唱歌、语音弹幕、视频上传成为"鲸鸣"的特色。由于目前没有公布出明确的日活数据。笔者昨日下载了鲸鸣,想看下活跃程度。没想到仅仅一晚上,就收获 170个赞。而且由于操作简单,使用体验好,不知不觉就玩了一个小时。这种上瘾式的操作体验让笔者想起抖音,要知道抖音APP最早期就是以音乐+视频+社交的模式走红,迅速风靡短视频市场。打败了快手和美拍成为短视频行业最大的赢家。

在K歌功能上,鲸鸣分为独唱、合唱及发送语音弹幕三种模式。语音弹幕可以随时加入到已发布的歌曲中,并发送最长25秒的K歌片段。原发布者可以通过挑选其他用户发送的语音弹幕与自己形成合唱。这是鲸鸣将UGC和PGC两种内容生产模式相结合的一大创新。

从产品设计上,鲸鸣与抖音App类似,用户通过上下滑动来完成歌曲切换。甚至歌曲库也与抖音类似。通常出现的都是电台舞曲,流行音乐,说唱等节奏感较强的音乐。用户们耳熟能详,参与创作的热情也就更高。

目前来看,"鲸鸣"APP操作简单,时间短小,设计简洁,使用方便。快速编辑美化,社交平台分享。这些创新的灵感确实来自于"抖音"。或许"鲸鸣"想要复制抖音的成功策略。用"刷不停"给用户带来一波音乐的上瘾式体验。

目前看来,"鲸鸣"确实具备了抖音走红的因素,甚至于弥补了"抖音"一直以来泛娱乐化、泛生活化的弊端。但是否能成为在线K歌新的霸主,还真不好说。

大多数社交创新雷声大雨点小 音乐社交创新也不例外

2019年,是社交类产品扎堆的一年。大厂纷纷入局细分社交赛道。据目前已有的社交产品数据来看,腾讯先后推出"猫呼"、"朋友"、"有记"、"欢遇"等11余款社交App。阿里巴巴成立创新事业群后,也多次触及社交赛道,发布"real如我"、"唱鸭"、"鲸鸣"等9款社交产品。另外,快手、字节跳动、新浪等公司也都加入了社交类产品的创新中。

2019年,光是互联网大厂,就已经推出了超过50款社交产品。可惜,在社交产品上总是雷声大,雨点小。互联网大厂想要抢夺社交流量,但最大的社交流量已经被腾讯和陌陌瓜分。腾讯是熟人社交平台,陌陌是陌生人社交平台。留给后来者的流量空间很小,机会不多。

从投资数量上看,根据IT桔子社交数据,社交网络领域2018年共发生151起投融资事件,2019年仅为71起,不及2018年一半。这其中有各种缘由,一方面,是受大环境遇冷影响,另一方面,也是2019年,社交行业的产品大多平平无奇,较少出爆款。

细分的音乐社交目前是占据了一定的市场份额,差异化K歌社交APP成功避开了"全民K歌"、"唱吧"等头部K歌应用的锋芒。成为95后新的K歌天堂。毫无疑问,在任何想要做社交类产品的团队和开发者来说,腾讯和陌陌都是两座不可逾越的高山。市场上留给创业者的机会本来就不多,没有整体的布局,没有足够的资本,产品的存活都是问题。更不要提发展。

2019年,因为无法购买高额版权面临破产的社交音乐APP数不胜数,例如谭家乐的K歌交友产品运行四个月后,因版权问题,正式宣告失败。

一方面是创业者的惨败,而另一方面确实大厂的不断布局。

在互联网音乐社交上,腾讯和陌陌也不断尝试新的产品,试图通过广泛布局,抢夺下一个社交的红利期。

2019年,抖音开发多闪,映客收购积目。这些反映了社交行业的趋势之一:以收购或自研,在大产品下补足配套小产品,形成更完整的生态,在用户群体上实现互补。

可见,想要从社交口突破,对于互联网音乐来说是非常难的。

那么互联网音乐APP应该从哪些方面突破重围,实现自救呢?

(1)狠抓年轻人,"泛创作"成新需求。

产品经理想破了脑袋,希望自己的产品做得有新意,使其更加符合年轻人的需求。

后现代主义艺术家认为,反传统、反权威、反深度、反中心是后现代化艺术的精髓。后现代艺术致力于解构,削平深度主张平面,热衷游戏。更容易往消费主义发展。而这正是"唱鸭"、"音遇"、"鲸鸣"产品逻辑和运营理念所在。

版权之战过去,社区社交成为难以突破的难题。目前最大的问题是要不断地创新产品和商业化模式。

音乐永远是年轻人追逐的热潮。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音乐记忆。而技术的不断发展也让音乐的形式不断变化。作为70、80后来说,最初的线上KTV只是一种工具,例如2012年的上线的唱吧,除了占据时间先机外,一直都未建立起自身的核心壁垒。而后逐渐没落。

随着消费的升级,移动k歌已经不是简单的唱歌了,用户需要在唱歌的过程中满足社交、互动需求。这时拥有海量的歌库及高质量的伴奏技术和社交优势的全民K歌在2016年12月注册用户突破3亿,位居移动K歌APP榜首。

而后网易云音乐通过社区的形式沉淀高粘性的"关系链",获得了年轻人的身份认同感。同时高质量音乐人的加入以及直播等业务的加入,形成了网易云良好的生态体系。

而现在互联网音乐行业不断发展,年轻用户已经不再满足于简单的被动听歌或者唱歌,他们急切的想要加入音乐的创作之中。或者说是制作属于他们自己的音乐。相对于老一辈来说,这一辈的年轻人更有底气。他们有更新的想法,更加不屈从的性格,更加旺盛的创造力。

因此满足用户的"泛创作"需求将开启下一个蓝海市场。

去年5月阿里巴巴创新事业群发布了唱鸭APP,之后MAU保持月均超180%的增幅,该APP以弹唱为切口来连接用户与音乐之间的互动。并成功打入了年轻人群体,有超9成用户为95后。

"鲸鸣"主打语音弹幕,用户目前有6成是95后。

腾讯音乐抓住消费者的娱乐消费渠道,对新场景、新渠道、新连接的探索中,腾讯音乐始终遥遥领先。网易云也在不断地活跃自己的社区氛围,引入华晨宇、王一博等新生代歌手和年轻音乐人。吸引更多的95后和00后。

所有的平台都在力争95后和00后。各个平台不断的完善自己,改变自己。想要将未来的音乐红利抓在自己的手上。这样看来,未来互联网音乐竞争会越加激烈。而战场主要集中在年轻人的身上。如何做出差异化的产品,来捕获年轻人的忠诚,是每个平台需要考虑的。

(2)版权拥有、技术创新、内容为王是未来竞争的核心

在线上KTV的争夺战中,唱吧被腾讯全民K歌弯道超车,原因就在于唱吧缺乏社交和资源。俗话说树大好乘凉。竞争是残酷的。互联网的版权之战中,唱吧输给了背靠腾讯的全民K歌。在社交上,唱吧输给了做特色社交化的网易云。

甚至于前段时间唱吧10.0版本上线。引发的议论却是因为其弹唱功能在页面、玩法等方面与弹唱APP唱鸭高度相似,涉嫌抄袭。

先天不足,后天再不创新,即使曾经有再辉煌的历史,也终究是昙花一现。抓住用户需求,创作出新的产品是互联网音乐的唯一生路。互联网音乐本质上属于内容驱动型行业,优质、持续、差异化的内容供给是平台制胜的关键。

平台想要获得持久的传播力与持续的影响力,获得更长的生命周期,内容是关键,差异化是前提。众所周知,现今众多K歌产品也都推出了短视频功能,在但短视频与K歌如何更好地结合则是参与者需要探寻的答案

技术创新主要围绕着推荐、安全、场景三个方面展开。推荐方面,如何避免"信息茧房",利用人工智能解决非个性化推荐和个性化推荐两大问题是关键;安全方面,运用区块链技术实现更加便捷、低成本的内容版权保护;场景方面,5G网络技术连接海量智能设备,能更加丰富k歌的应用场景。

想要在互联网音乐这里立下脚来,不被时代淘汰,就要日新月异。 "鲸鸣"作为一款创新型的音乐社交应用,目前看来确实分了短视频的红利。不过音乐市场是不乏"鲸鸣"这样的创新型应用,"鲸鸣"未来的发展如何,主要是看阿里能给怎样的支持。以及如何应对腾讯音乐可能给予的阻击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